→12月25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右一)烤肉與活動參與者握手交談。">
  →12月25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右一)與活長灘島動參與者握手交談。
  南都訊 來自全國各地的百餘公眾、記者昨日走進外交部,參加“20 13中國外交縱橫談”大型活動,與包括各司長及駐外大使在內的多名外交官面對面交流,瞭解中國的外交政策。外交部公共外交辦公室主任、新聞司司長秦剛在回答公眾提問時說貸款,發言人首先得是愛國者,還要是觀察家、思想者、溝通者。他將國際關係比喻為人際關係———謙和坦誠、樂於助人則受歡迎。
  談公借款共外交:謙和坦誠、樂於助人則受歡迎
  秦剛在介紹新聞司工作系統傢俱時將國際關係比作人際關係,他認為,謙和坦誠、樂於助人便能在集體中更受歡迎,相反,自私虛偽、自以為是並非相處之道。
  秦剛說,新聞司所負責的公共外交工作,重點首先在於解決中外之間相互認知的問題,中國因其發展壯大而在世界上備受關註,很多人在觀察、研究中國的一舉一動,進而決定其對華政策和措施。
  目前,外交部為外國駐華450多家新聞機構、近700名新聞記者提供服務,使外界瞭解和觀察中國。外交部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在國內部委中最早設立網站、開通微博、微信,其網站日點擊量已經超過700萬,被評為最具影響力的政府網站。
  發言人得是愛國者、觀察家、思想者、溝通者
  “發言人要有兩個大腦,24小時不停轉換,因為這份工作‘既陽春白雪,又下里巴人’”,秦剛這樣形容自己的工作。他認為在對外宣示中國外交時,必須瞭解和掌握中國的外交方針,同時面臨國內外廣大公眾的公共外交工作,又需要用公眾能夠聽得懂的語言和方式,以便後者更好地瞭解和接受。
  問答環節中,有公眾向秦剛取經,如何做到回答記者提問時“妙語連珠”。秦剛將發言人應具備的素質總結為愛國者、觀察家、思想者和溝通者。
  秦剛認為,作為發言人首先必須愛國,愛人民,“堅信我們國家所走的道路,我們國家的未來是光明的。要堅定地捍衛國家和人民的主權和利益。”此外,秦剛表示發言人還需要是一個觀察家,“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坐觀風雲變幻”,而思考也是發言人必做的功課。“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一件事情,在發言人的腦子裡都要拐好幾道彎”;思考過後還需要溝通。
  外交部司長權威回應外交熱點
  1
  外交部政策司司長蔡潤:
  外交不能被個別偏激言論牽著鼻子走
  擬訂外交工作領域政策規劃是外交部政策規劃司重要工作之一。近年來公眾對於外交關註度不斷提高,民意究竟會對外交政策產生多大的影響?
  政策司司長蔡潤對此表示,中國外交政策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是要維護好人民的根本和長遠利益。民意始終是中國外交的堅強後盾。但他同時也稱,在民眾對外交工作的關註程度空前提高,各方面意見、輿論更加多樣化的背景下,一方面確實需要更好地把握民意、更充分地體現民意,實現決策的民主化、科學化,另一方面也確實需要對不同的輿論有所分析、有所判斷,反對將個別偏激的言論等同於民意,不能被個別偏激的言論牽著鼻子走。
  此外,對於我們常聽到的外交政策表述———“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蔡潤也特別進行了“通俗版”解釋,他說,首先要明確什麼是大局。可以說,國內大局就是“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國際大局就是為我國改革發展穩定爭取良好外部條件,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
  對於國內外政策的統籌,蔡潤表示,目前外交政策制定出現了一種新情況,即內政與外交的傳統界限趨於模糊,這是當前世界各國面臨的普遍現象。蔡潤認為,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關鍵是要把握好政策和策略,抓住機遇,應對挑戰,努力實現內政與外交、國內與國際的相統一、相促進。
  2
  外交部邊海司司長歐陽玉靖:
  不能說動槍動炮就是硬,磋商對話就是軟
  一年來,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領土領海爭議受到廣泛關註,邊海司承擔的即是處理有關邊界涉外事務及領土、地圖、地名等涉外案件;海洋劃界、共同開發等相關外交談判工作。今年,由於劃設防空識別區、航母南下訓練等動作,外界有中國“變強硬了”的聲音,國內公眾中卻仍有中國外交“還是軟”的評價。
  “不能說動槍動炮就是硬,磋商對話就是軟”,歐陽玉靖解釋,目前解決邊界與海洋問題有三個原則。
  第一,通過當事國直接談判解決劃界問題,據介紹,關於通過直接談判解決爭議。新中國成立以來解決了90%的陸地邊界問題以及中越北部灣海上邊界問題。
  第二,在邊界沒有劃定之前,要管控好爭議。歐陽玉靖舉例介紹,今年在中印之間,由於帳篷對峙事件有一些小的摩擦,我們的做法是通過雙邊或者是多邊層面制定一些政治方面或法律方面的文件管控分歧。我們制定了中印兩國政府在實際控制線地區維護和平與安寧的協定、關於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地區軍事領域建立信任措施協定、中印邊防合作協議等。這幾個協定都是在中印邊界劃定之前簽署的,我們通過雙邊協議的形式有效管控雙方的行為,不使這個事件影響兩國關係的發展。
  第三項原則是通過合作開發緩和爭議,為問題的最終解決創造有利的條件和氣氛。怎樣緩和爭議?一時解決不了怎麼辦?歐陽玉靖表示,我們的經驗和思路是通過雙邊或者多邊的合作逐漸緩和各方的分歧。
  歐陽玉靖回應外界的質疑聲表示我們在考慮中國外交的態度時,不是要考慮什麼手段,而是看他達到什麼效果。根據事情本來的是非曲直,確定用什麼樣的手段和措施,才是我們應該考慮的。
  3
  外交部美大司司長謝鋒:
  “新型大國關係”不是什麼都往裡裝的筐
  今年最受人關註的外交大事之一莫過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奧巴馬的“莊園會晤”,美大司司長謝鋒當時就在莊園會晤的現場。
  據他介紹,8個多小時的互動中有會談,有晚宴,有散步。會談的內容,既包括雙邊關係和國際地區問題,也包括各自的國內情況和治國理政經驗。既要促進雙邊互利合作,同時也不迴避矛盾。這種溝通模式和溝通的深度,在中美關係史上前所未有。
  謝鋒同時表示,中美構建新型大國關係,不是一道選擇題,而是唯一正確的選擇。雙方有誠意。中美之間的分歧不會因為構建新型大國關係而在一夜之間消失。關鍵是雙方要尊重彼此選擇的社會制度和發展模式,尊重彼此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不能把新型大國關係當成什麼都可以往裡裝的筐,或者單方面來衡量對方的尺子,動輒拿這個來說事。而是要通過對話磋商建設性地管控分歧。
  4
  外交部領事司司長黃屏:
  正想方設法打破外國對中國的簽證壁壘
  據領事司司長黃屏昨日提供的數字,2013年,中國內地居民出境預期將突破9000萬人次。到2020年第一個百年目標實現的時候,這一數字將達1.5億,來華外國人次將達4000萬,加起來是近2億,這在中國曆史上從沒有過。
  隨之而來的是中國領事工作強度的增大,黃屏表示,現在領事工作遇到的主要問題第一是怎樣讓國人更便捷地走出國門,也就是說怎樣提高中國護照的“含金量”,讓中國人能有“說走就走”的旅行。
  黃屏說,一直以來,外國對中國公民申辦簽證審查很嚴,我們正在想方設法打破外國,特別是西方發達國家的簽證壁壘,使這些國家轉變觀念,歡迎中國人到他們國家投資、旅游、學習。
  南都記者 娜迪婭 劉佳 發自北京  (原標題:“發言人要有兩個大腦,24小時不停轉換”)
創作者介紹

新股

gy29gyiv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