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華農學子剛來時對於這個學校特別沒有好感,因為如果不是高考失利,根本就不會來這裡。可離開時,很多人會戀戀不捨。如今的華農校園是廣州市最大的單體校園園區,可是你知道嗎,民國時期,這裡是中山大學的大本營,校園的面積是現在的三倍多。春暖花開,這裡又是廣州人踏青賞花的必來之地。難道生活在這樣的地方,還會有很多遺憾麽?
  私人記憶
  我慶幸我生活在這樣一所學校里
  講述人:唐元平,華南農業大學人文與法學學院教師,2004年居住於華農至今
  能夠生活在一個大學里這麼多年,或許是此生最讓我覺得幸福的一件事情。我從1992年讀大學開始就沒離開過校園,在華農教書的這十年讓我深深地愛上了這所學校,我希望、而且目前看來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我還是會繼續在華農待下去。知識分子有時難免清高,不願意接觸市井生活里的些許銅臭,但是跟學生們在一起,你會覺得你的生命里常常有一股朝氣。
  2008年左右我有幸參與校史的編撰,有兩年的時間里基本上是泡在圖書館查閱各種資料,所以我對華農的感情可能更甚於普通的學子和老師吧。因為透過歷史的天空,你能感受到的是更為久遠的滄桑和情懷。華農的校園面積在廣州可是數一數二的吧,可在民國的時候它的規模是現在的三倍大!在1930年到1952年這二十多年的歷史里,這裡實際上是中山大學的大本營,而現在的中大則是以前的嶺南大學。只不過後來,中大的農學院被分離出來,組成了現在的華農。我曾經在圖書館里看到過一張照片,是民國時期航拍的華農校園。那時候的樹看起來更多一些,想必比現在更有韻味。如果你來華農,看到的鄱陽湖或者洞庭湖,其實這些名字不是後來才起的,而是原先民國時期就有。
  華農對於我來說,不僅僅是一個工作的地方,我的愛人、我的孩子都生活在這裡。對於我來說,華農就是一個獨立的世界。我和愛人一起在這裡教書,而我的孩子也在華農附小讀書,毫不誇張地說。這裡或許是廣州環境最好的小學了。我們平時買菜、做飯、看病、工作等等都在這裡。我曾經跟人開玩笑說,我們一年“宅在”這個校園裡完全沒什麼問題。而對於我的孩子來說,她有幸在這個地方成長,這裡的一草一木對於她來說或許比對我更有意義。我還跟她說,如果你以後在華農附近讀完初中、高中,大學也在華農學習,甚至畢業以後在華農工作,這樣你就可以一輩子生活在這個地方了。有時候我因為工作需要去外面擠擠地鐵,覺得在校園外面簡直就是浪費時間,所以後來我即使有機會跳槽到一個更高的職位,我也沒離開。
  我總覺得,在大學里生活,這種環境是再高檔的小區都沒法給予的。哪怕你是天天騎著車上班,日復一日地在這裡做一些在別人看來是無用的工作。當然,如果華農裡面沒有那麼多車進入,安全地讓學生們騎騎車、鍛煉鍛煉身體也沒什麼不好的。華農對於我來說,不是一個賞花或者游玩的地方;對於我來說,它比一座城市更有內涵。
  來時未必如意,離開必動真情
  講述人:胡寒,2011屆動物科學系畢業生
  大部分人進華農,多少都有些不情願的,就像我們專業,差不多80%的人是因為高考發揮失常或者志願填報失誤的問題而“被髮配”來這裡的。大一的時候很多人甚至有休學,然後重新參加高考的衝動。可是度過這一段所謂的糾結期,後來慢慢地感情深了,就想著要好好在這裡獃著。這裡的環境實在沒得說,校園又大,讓人舒服得不想走。還記得大一剛剛入學,學校為了照顧學生們的情緒,幾乎每個月都會組織兩三次社團活動,比如說去華農旁邊的火爐山踏踏青,或者去附近的華南植物園看看植物。所以半年以後,大多數人也就不想走了。
  對於學生們來說,最熱鬧的地方應該是三角市。那一帶有食堂,有菜市場,有圖書館,還有醫院,應該是華農裡面最熱鬧的地方了。我覺得松山區的環境特別好,有事沒事可以去逛逛,那裡有學生們需要的電子產品,咖啡館和西點屋,有時候我們去喝喝奶茶,但是聽說那個地方現在已經被重新規划了。如果是周邊的話,我們男生更喜歡去華山區西門出去一帶,那是我們和華工學生們共享的地盤,也有許多小餐館,肯德基,麥當勞什麼的。窮學生們沒有多少錢,那裡就是我們的福地。
  對了,華農還有個特色是別的學校沒有的,那就是因為學校太大,幾乎人手一輛自行車。因為校園太大,教學樓與教學樓之間的距離特別遠,所以當下課鈴一響,我們就得爭先恐後地去騎車趕到下一個上課地點,否則就會遲到。好在後來有了校園巴士,一塊錢可以隨便從一個地方坐到另外一個地方,特別方便。
  華農每年都會有很多展覽和活動,很多廣州人喜歡來這裡逛一下。當年我們在學校的時候,洋紫荊才開始在校園裡大面積種植,如今已是“紫荊滿校園”了。以前我們最喜歡的賞花地點是紫荊橋那一帶,也是學子們盛傳的“情人坡”。其實華農裡面的植物園也不錯,裡面的各種植物都放了標牌,有事沒事可以去科普一下。旁邊的園藝學院和農藝學院的實驗基地,也有很多果樹和花花草草,特別漂亮,而且開放的時間外人也可以去參觀。
  還有一句話是“吃在華農”。學校里華山區的食堂經濟實惠,東區的食堂比較高檔,有套餐意粉之類的,來這裡逛逛還可以順便嘗一下華農自產的酸奶。這酸奶在廣州,特別是五山一帶頗具名聲,幾乎每個來學校里的人都會品嘗一下。其實東區的食堂以前還出過桑葚汁,只不過價錢有些貴,買的人比較少。
  如今我在新疆工作,今年2月份還特意回母校走了一圈,看到校園裡有些東西變了,有些卻還是保持原樣。在西北這種地方工作,越發地想念南方的氣候了,到處可以看到綠色。雖然人已經離開了校園,卻越發珍惜同為華農人的情誼,特別是同系的師兄師弟和師姐師妹們。 採寫:南都記者 郭炳朋
  留言簿
  紫荊節你打算怎麼過?
  @華農科聯:#華農紫荊科技文化節#問1:你好,請問紫荊節有打算怎麼過了嗎?某大三女答:宅宿舍[嘻嘻],因為人太多了,茫茫的人海會淹沒我纖弱的身影。男同志們,你們的打算呢?問2:你會擔心紫荊節那天花還沒開嗎?答:N o!因為時間推遲了。要是沒開就把女神放出來,看有木有花見花開~~
  @華農微博協會:奪命紫荊橋、迷失樹木園、風塵躍進北、死亡足球場、安靜的草海、多樣的飯堂、落木紛紛的新生活動中心、芳草萋萋的情人坡上黑山飛石子,西湖喂鯉魚,圖書館出來後不忘到西點屋買雪糕,閑來沒事就到三角市買菜打邊爐。美到無法用語言形容的——— 我們的華農。
  @扯線風箏:華農入面噶紅櫻花,經過一條路,路兩旁噶樹形成一道風景線,不同噶角度,會發現不同噶驚喜,可以話系天空中噶樹枝,仿如湖水中噶樹根,後面噶茶花,白里透紅,不時有樹枝穿牆而出。  (原標題:它比一座城市更有內涵)
創作者介紹

新股

gy29gyivk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